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期刊舆情 >「屈机」抽水为补选 何秀兰冷血凉薄 >

「屈机」抽水为补选 何秀兰冷血凉薄

郭中行资深评论员

年轻歌手离世,社会各界深表惋惜,冯检基亦有前往悼念致意,这本属人之常情。然而,工党何秀兰竟对此反应激烈,翻出二十多年前的旧账,指冯检基过往曾反对「反歧视条例草案」,「令性小众及其家人仍在痛苦深渊」,现在他竟去悼念该歌手,令她「无法不愤怒」,更直指冯检基是为了政治抽水云云。

何秀兰的指控莫名其妙,出席一个离世歌手丧礼,请问有何政治油水可抽?冯检基已经指出席丧礼是因为以往与该歌手曾有接触,只为表达追思,何秀兰却要大做文章,指责冯检基抽水,其实利用丧事抽水的正正是何秀兰之流。政见立场,当然可以讨论,但岂能因为政见而泯灭人性,将表达心意的举动都动辄套上政治考量,甚至当作泼人的污水,何秀兰的指控完全是小人之心,为了政治目的借题发挥,尽显其人的冷血凉薄。

对于何秀兰的人品操守,在反对派内早已「有口皆批」,在政坛上政见可以不同,但人格亦有高低,一些反对派人士儘管改不了为反而反的思维,但人品总算正当,但一些反对派政客表面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但所作所为却是卑劣不堪,唯利是图,就如何秀兰最喜欢在各政党间搬弄是非,立场投机取巧,早已为不少反对派人士不齿,当年公民党甚至拒绝其入党。现在得到工党收留,不过因为与李卓人臭味相投而已。而李卓人名为「工会人士」实为「工会贵族」,一家亲戚都是仰食于职工盟,完全是一副特权阶级的样子,根本没有半分「工会人士」的气味。这些人不要说令市民不齿,就是不少反对派人士也是对之嗤之以鼻。上届何秀兰落选反对派几乎无人同情,原因正在于此。

当然,何秀兰这次突然向冯检基「开火」,亦非无因,当中正是为了补选之故,要向工党邀功博表现。工党上届立法会兵败如山倒,只剩下张超雄一个议员,但下届连「难民之父」都不再参选,一班第二梯队又庸庸碌碌,工党随时有覆亡之虞。因此,工党对于这场九龙西补选不容有失,刘小丽已经「极速」入党,但在工党中人心里,当然是希望李卓人参选更好,始终刘小丽只是「外姓人」。

但不论谁人出选,都需要集中反对派票源,因此对于仍有意一战的冯检基自然深恶痛绝。早前冯检基出书爆反对派「黑幕」,郑宇硕突然「丁蟹上身」,在网台上大冯检基,上纲上线人格谋杀,令外界侧目,这也反映反对派的气急败坏,令一班反对派打手不惜用各种恐吓手段逼冯检基不能参选。

然而,反对派高举所谓民主旗号,请问有什幺理由和资格不让他人参选?指谁参选谁就是反对派叛徒,请问道理何在?郑宇硕又有何资格定义民主?刘小丽和李卓人如果有信心,应该相信选民的选择,公平公正下各自拉票,才是真正的民主精神,怎会如现在般要不就是威吓抹黑,要不就是人身攻击,要不就如何秀兰般泼妇街,这就是他们的民主精神吗?

何秀兰的失态正正反映工党的焦虑,李卓人当然知道刘小丽很大机会被DQ,但真的让他参选又有多大胜算呢?郑宇硕指冯检基年纪大早应退休,但其实李卓人也好不了多少,再加上是败军之将,其背景立场也难以争取「自决派」「本土派」票源,李卓人也非稳胜。于是对于潜在对手冯检基自然要除之而后快,抹黑他是叛徒、攻击其政治抽水、想方设法对他进行人格抹黑,为的不过是初选而已。在议席利益面前,同情心怜悯心和人性,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(☆_☆)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: